第12页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站位不同,结果就不一样

 
站位不同,结果就不一样
 
    朱光潜先生在《谈美》一书中写了“我们对于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木商的视角是实用的,他看到的是古松的功利性用途;植物学家的视角是科学的,他看到的是古松的解剖结构;画家的视角是美学的,他看到的是古松的美。
 
    朱先生所阐述的观点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和立场,对同一事务的看法截然不同。北京斯缔尔的同事就运用了这样的观点,在为客户提供商务咨询服务时,总是站在客户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只有这样,我们追求的结果和客户期望的结果是一致的,最终赢得客户的满意。因此,站在客户的立场去工作,已经成为斯缔尔的企业文化。
 
    作者:慕凝
 

从捐款不方便看社会管理系统协调力



从捐款不方便看社会管理系统协调力

    昨天(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区发生了大地震,据媒体报道人员伤亡非常严重。我们有一位同事曾经在四川上学,在四川有很多同学和老师,因此决定通过中国红十字会向灾区捐款。在网站抄下中国红十字总会的帐户信息后,我们就匆匆赶到银行。

    由于同事的开户行是建行,因此我们先到建行,希望通过直接转账的方式向相关的帐户捐款。银行的一位男工作人员非常热情,了解到我们是向灾区捐款,特别将我们引领到不用等候的对公业务窗口办理。但工作人员尝试了几次同事提供的帐号后,表示帐号有误(可能是匆忙中,同事抄错了),无法转账。我们询问建行是否知道中国红十字总会在建行的帐号,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也无法通过单位名称查询帐号。同事只好从建行取出现金,到附近的工商银行试试。

    在工商银行,我们经过十几分钟的等候办理个人业务,终于轮到。所幸工商银行的帐户信息正确,但工作人员告知该帐号的确属于中国红十字总会的接受捐款的帐户,可是看不出是否为四川地震赈灾的专用帐户,银行汇款不能确保该笔捐款用于四川地震的赈灾,并建议同事与中国红十字总会取得联系。同事后来试图与中国红十字总会取得联系,可是中国红十字总会只公布了一部热线电话,基本上处于占线状态。

    最后,同事还是向这个中国红十字总会的工商银行帐户汇去了捐款,但这整个过程让人感觉很囧……

    像地震这类突发自然灾害引发的紧急情况,考验了我们整个社会的管理系统的协调能力。就捐款这个简单的环节的不通畅和不方便,就可以看出中国红十字总会专款热线电话太少,没有特定灾害的救灾专用帐户;媒体对相关救灾捐款帐户信息宣传不够;各大银行没有开通捐款专用通道,也没有张贴或提示任何有关捐款的信息……这些都反映了我们整个社会的协调能力不足。

    很多时候,我们缺乏的不是人们的爱心,而是人们方便表达爱心的渠道。

    作者:周木贝

 

见义勇为的“非议”



见义勇为的“非议”

    周末,公交车上又一起偷窃事件,不同的是这次被偷的是一老外:

    一名贼眉鼠眼、二十出头的青年趁着人多,开始小心翼翼地将手伸进了一位四十多岁的老外的背包。周围的乘客若无其事,小偷成功地取出了钱包。偏偏这站上来的是一名三十多的男子,上车便一眼瞥见,立刻张嘴喊道:“胆大啊!这不丢中国人的脸嘛!”小偷将钱包迅速塞进自己的口袋,怒目瞪着这名男子。老外似乎听懂了什么,扭头看见了自己那咧着大口的背包。眼看小偷冲上前去肆无忌惮地向这中国男子挑衅:“关你屁事!给老子下去!”那男子也忒是胆大,堵在车门愣是鄙夷地说:“当着这么多人呢,你敢怎样?我都为你感到可耻!还给人家!”这时,周围的乘客也 “嗖”地忽散开来,居然在原本拥挤的车厢里给这仨主角圈岀了一块 “角斗士”的阵地。大家这才注意到老外手里握着刚刚挂断的手机。

    出人意外地,老外居然上前规劝那位三十多岁的男子,“No!No!”,手里一边挥舞着电话——显然表示已经报警。一看这架势,小偷一个箭步冲下了车,狂奔而逃。那三十多的男子一股子正义,嘴里一边嚷嚷一边欲追去,谁知又被那老外一拦。中国男子可纳闷了:“我可是帮你啊!不要你的钱包了!”可老外硬是拦住了去路,口中说着“No! No!”,还拼命地摆着手。片刻,警车来了,简单询问了些情况,将老外和这名男子一起带回去做笔录,留下了一车哗然的乘客。

    记得曾经听过一个发生在美国街头的故事。说的是一名华侨在街头协助警察逮住了正在逃跑的小偷。当警察赶到,对华侨说:“我们向你表示感谢。但你的行为我们并不提倡,因为捉小偷是警察的事,下次希望你能将情报提供给我们,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了。”华侨满是不解:“我这不是做的好事吗”?

    要在中国,老外和美国警察的行为都是不可理喻的。但仔细一想,正如美国警察所说,“捉小偷是警察的事”,如果因为个人的见义勇为而导致周围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那岂不是造成了更大风险?我想钱包被偷的老外考虑到的应该也是担心其他人会受到威胁。

    其实,各人的专业分工各有不同,如果不计后果硬要涉及自己所不擅长领域,也许不但不会让情况有所好转,反而会带来更大的危害。因此,老外和美国警察的做法无疑也是一种风险最小的选择。

    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再遇到这种情况时无动于衷,而是需要我们选择理智的方式,把潜在的风险降到最低。

    作者:平底鞋
 

管理咨询——记载威力高于法律威慑

     

      早晨五点去密云路上,我们开车在京密公路等信号灯,一辆大货车呼啸着从我们车旁驶过,丝毫没有犹豫的意思,接着又一辆,接连几辆都是如此,我观察大货车尾部车号无一例外都做了伪装。同车朋友说,这种情况长年都是如此。大家都清楚司机们的辛苦与盘算,他们为了赶时间,为了多拉快跑。原始积累的基础建设,体现在司机们超载违法,也体现在信息记载原始,还体现管理的低水平,客观的让人无奈。

      如果有一天,我们看到司机不违法,自信的工作,管理者轻松执法,不再因为执法流血牺牲,对违法者以笑容相待,那一天,我们可能要等上二十年,那时候,社会已经完成原始初级积累,社会记载系统已经完善,管理能力高度发达。

      我们与发达国家城市管理水平起码相差三十年以上,社会信息记载能力相差五十年以上。原因是我们目前没有完善的社会信用系统,城市信息记载系统与西方在数量上相差近四十倍。不谈意识形态,只说社会管理的水平,社会人群道德滑坡,两大原因,一是人口流动,二是社会信息记载能力差。 

      我告诉一位朋友,社会信息记载加强,社会人群道德水准回升,他不同意。我给他举例:你一年交通违法五次,由于社会信息记载系统加强,你付出的违法成本增加,迫使你来年只违法两次,对普遍性说,人群违法数量成倍降低不是道德水准回升是什么?他同意了我的观点。记载的威力从某种角度来说高于法律威慑,无论微观宏观。

    作者:杨海

 

投资管理——专修美国航母

 

      吹牛与伪装,形式上大同小异。这张照片,在网上看到的第一眼,认为农用车恶作剧,仔细观察,象是修改了的数码照片,是拿美国高科技武器开涮,这个伪装是开玩笑。试想,如果有人说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这个农用车主人,真能修美国航母。您肯定说,我不信,吹牛!为什么,因为农用车与高科技武器之间,距离太大。

     身边,已经有人相信,你一定说,除非疯了。

     我认识的牛先生,他的朋友说可以在事业上帮助牛先生,但需先取得一些成本,向牛先生支用费用,费用的数额是八百万人民币。正常的商业活动,应该有前期大量正常程序的商业行为作为条件,但牛先生与他的朋友不具备这样条件。

     说白了,是“一个高尚的人”向财主要八百万,理由是他可以帮财主赚更多的钱,财主信了。因为,这个人自称中央有人,他办公室里有与中央领导的合影,他有名牌大学的教育背景,他每句话都可以使财主忘掉烦恼,他幽默,他风趣,他慷慨。 

     财主没注意,这个人没有同学,没有过去的朋友,没有透明的人际关系,这个人喜欢垄断现在的资源。前不久财主发现这个“高尚的人”驾驶满载金钱的农用车疾驶而去。

    作者:杨海

 

管理咨询--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 这四个字,出自于老子的《道德经》第八章:“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它的字面含义是:最高的善像水那样。水善于帮助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它停留在众人所不喜欢的地方,所以接近于道。上善的人居住要像水那样安于卑下,存心要像水那样深沉,交友要像水那样相亲,言语要像水那样真诚,为政要像水那样有条有理,办事要像水那样无所不能,行为要想水那样待机而动。正因为他像水那样与万物无争,所以才没有烦恼。说到这其中所涵盖的思想意义,那就需要多做些解释了。

      上文是网上摘录下来。在搜索引擎中敲入“上善若水”会出来大量内容,人们在关注老子的《道德经》,我想这也是社会背景所需要的。社会思潮,倒很象市场经济,它有自我调节功能,过剩与极端都会引起另外力量的制约,这种力量包括自然的与文化的。在文化方面的制约包括管理,这样话题说起来太长。

    作者:杨海

 

人力资源——丧失归属感

 

       两年内,已经处理过九个,由于职业经理人跳槽引发的人力资源危机业务。这些企业无一例外都是大型企业,有内资也有外资。职业经理人掌握公司最高机密及公司资源,企业主往往高度关注。分析职业经理人跳槽原因,有下列几点:


第一、公司业务迅速发展,对人力资源(职业经理人)管理不力。
第二、无职业经理人利益期权计划,职业经理人应长期获得的利益在短期迅速获取。
第三、聘前职业道德评估,家庭教育背景,学业教育评估不足。
第四、其他个人原因。

       发生人力资源危机(职业经理人跳槽)时,一般情况是,跳槽人已经有个人将来发展计划,对即将离开的企业丧失归属感,甚至做出违反道德操守行为(常见于:勒索企业,或带走资源等)

       应对方案:

第一、透彻了解跳槽人的个人发展计划。
第二、应对跳槽人掌握的资源,相应调整业务政策计划。
第三、做好企业内部的信息阻断工作。
第四、综合信息保持与跳槽人员的沟通,不做任何开出先例的妥协内容。

       人力资源风险控制服务中的体会,当然是多方面,你面对的有时是你共事多年的朋友,或你合作默契的同事,甚至曾经的领导,无论在职业、道德、或情谊,它们都是挑战。

    作者:杨海
 

管理咨询——耐心是必须



    记得在93年的一天,我在公司接到一个咨询电话,对方问能否到他家咨询问题,答复可以后,我开车来到一处居民楼,上楼敲门,门开了一道缝,露出一个脑袋,问:是调查公司的吗?得到肯定答复后,对方猛的打开门一把拽我进去,随后关上门。我还没楞过神来,就听门外有人高声叫骂;你丫出来,我宰了你,门被撞得咣咣响。

    我问这个咨询者,您是要咨询这件事情?我指着门外。他说:您说对了。

    非标准化服务,会获得不确定结果,这是我们早期体会的经验。咨询者没有明确需求方向及目标,解答者回答服务方向实行三包,包满意,包结果,包您听着舒服,最后就是不理想的感受。

    理想化的需求,是客户初衷,我们需要把理想化的需求,用专业的技术服务消除法律风险,同时提升为客户服务的操作性,这实际是咨询服务专业所在,当然耐心是必须。

    作者:杨海

 

企业文化——忍辱负重



    朋友给小萼的短文,朋友没有发给我,因为我是老板,怕我多想,不过还是觉得挺过瘾。短文中老虎是最高管理者,大灰狼是中层管理者,小白兔是被管理者。我想,这篇短文是某企业员工发自内心的感受。

    小白兔在森林里散步,遇到大灰狼迎面走过来,上来“啪啪”给了小白兔两个大耳贴
子,说“我让你不戴帽子”。小白兔很委屈的撤了。第二天,她戴着帽子蹦蹦跳跳的走出家门,又遇到大灰 狼,他走上来“啪啪”又给了小白兔两个大嘴巴,说“我让你戴帽子。” 兔兔郁闷了。 思量了许久,最终决定去找森林之王老虎投诉。

    说明了情况后,老虎说“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要相信组织哦”。 当天,老虎就找来自己的哥们儿大灰狼。“你这样做不妥啊,让老子我很难办嘛。”说罢抹了抹桌上飘落的烟灰:“你看这样行不行哈?”

    “你可以说,兔兔过来,给我找块儿肉去!她找来肥的,你说你要瘦的。她找来瘦的,你说你要肥的。这样不就可以揍她了嘛。”“当然,你也可以这样说。兔兔过来,给我找个女人去。她找来丰满的,你说你喜欢苗条的。她找来苗条的,你说你喜欢丰满的。可以揍她揍的有理有力有节”。 大灰狼频频点头,拍手称快,对老虎的崇敬再次冲向新的颠峰。 不料以上指导工作,被正在窗外给老虎家除草的小白兔听到了。心里这个恨啊。

    次日,小白兔又出门了,怎么那么巧,迎面走来的还是大灰狼。大灰狼说:“兔兔,过来,给我找块儿肉去。”兔兔说:“那,你是要肥的,还是要瘦的呢?”大灰狼听罢,心里一沉,又一喜,心说,幸好还有B方案。 他又说:“兔兔,麻利儿给我找个女人来。” 兔兔问:“那,你是喜欢丰满的,还是喜欢苗条的呢?”大灰狼沉默了2秒钟,抬手更狠的给了兔兔两个大耳帖子。“靠,我让你不戴帽子。” 

    仅以此故事送给,现在还奋战在办公室,且一直以来忍辱负重的小白兔们!

    作者:杨海


 

风险控制--客观——应是医生也是我们的出发点

 
  小萼的姥姥前几天摔了,到医院照片子住院。九十六岁老太太,粉碎性骨折。小萼着急,到处找大夫要治疗方案。大夫讲:现在老人有炎症,手术危险,一定要等炎症消除才能实施手术。继续了解多长时间炎症才会消除?大夫说,少则三五天多则两星期。
 
  早上到医院,骨科医生说炎症已经没了,可以再观察一下就动手术。内科一位老大夫问小萼:给老人动手术风险很大,术后她能走吗?摔之前能走吗?我觉得后一个问题把小萼给问蒙了。小萼想起骨科医生说,手术后三四天就能走路,不禁睁大眼睛在那儿犯呆——姥姥已经近一年几乎不能走路了。
 
  我母亲前几年腰椎键盘突出,住到一家知名医院,自己走进病房,住院几天躺到床上不能动了。大夫来了,很亲切的问:大娘,感觉怎么样?我母亲在床上没吱声。大夫接着说:大娘,要不我再给您老治治眼睛?
 
  客观——应是医生也是我们的出发点。
 
    作者:杨海
 

企业文化——因为他知道前面的路径和情景

 
    
 
      我第一次看到周洋明是在一个展览会上。我在一个作品前停留下来,心想:这是个什么作品?真象一块布。旁边的人向我引见一个清秀的小伙子,这位是作者周洋明先生。我真的不好意思问他,您画的是什么啊。这以后成了一个心结。
 
      不久后在艺术评论家栗宪庭先生那里获得答案。老栗告诉我,周洋明的作品是极繁主义,它是治疗、修性艺术,当然还有其他艺术思想。
 
      又一次再见到周洋明,与他讨论,我说:你的作品悬挂在什么场景最好?我也看过与你作品相似的极繁思想的油画,你有什么建议?(其实我是想求证作品的表现思想)他告诉我,最好是独立的环境,你会发现些东西,我想表达的是思考过程,是发现过程;模仿的事物应该是不厚重、不成熟的。
 
      艺术创作是很辛苦的过程,这个过程感觉也有特点——艺术创作思想,象在地球上行走一样,艰辛万苦走一圈发现又回到起点,但行走人的经验却丰富了,因为他知道前面的路径和情景。
 
    作者:杨海
 

风险管理——我知道,一切意外都源于各就各位


 
     一年前,我结识了一位朋友,这位朋友在我家打牌,一玩儿就是通宵,他们玩的是扑克,游戏是升级。这年月玩升级的人可不多了,过了很久我才知道,这位朋友居然是大名鼎鼎的诗人萧开愚。我这个人的文学素养按10分打的话,一分也不到。既然是著名就虚一下,上网查,众多文学爱好者评论如云——
 
      萧开愚的近作延续了他在1990年代后期以来在诗歌文体、语体、修辞、口吻、节奏等方面活力惊人的探索,可谓奇险逼仄,几乎无一句不涉险境,阅读时若能从老辣的上下文隐秘关联中化险为夷,则有“狂风形状”的大自在。诗人王敖在称赞开愚的诗时从褒义的角度使用了“机关算尽”一词,的确,萧开愚非常善于在诗歌的跑道上设下花样繁多的栏杆,逼着语言做高难度的一百一十米栏运动,并在语言超越其生理极限的那一刻,进入到《动画骇客帝国》(Animatrix)里那个短跑运动员在超越速度极限的刹那体验到的Matrix状态。
 
我们来看一首——
 
一次抵制
    (萧开愚)
当几个车站扮演了几个省份,
大地好像寂寞的果皮,某种酝酿,
你经过更好的冒充,一些忍耐,
迎接的仅仅是英俊的假设。
经过提速,我来得早了,
还是不够匹配你的依然先进,依然突兀,
甚至决断,反而纵容了我的加倍的迟钝。
这果核般的地点也是从车窗扔下,
像草率、误解、易于忽略的装置,
不够酸楚,但可以期待。
因为必须的未来是公式挥泪。
我知道,一切意外都源于各就各位,
任何周密,任何疏漏,都是匠心越轨,
不过,操纵不如窥视,局部依靠阻止。
 
 
       看了评论,再看诗也就难怪了。和萧开愚喝酒聊天,天南海北无所不及,我怎么就没听过诗人的吟句呢?一想就明白了,诗人需要激情、需要灵感,当然也必须有生活积淀及准确的情绪。
    
      萧开愚有敏锐的洞察力,他看万物之间的关系,有相当强的跳跃式的逻辑性。从诗中,我还看出萧开愚的想象力有多么惨烈,萧开愚诗句的魅力在于——能够给进入环境的读者带来相当享受的状态,这个享受是近乎疯狂。
 
     一位同事在调查一起资产转移的案件,三十多天过去没有任何线索,急的就要疯。我问:策划方案有问题?回答没有,再问:调查深度密度?回答:没问题。我说:那就查没有转移资产的依据。几天过去,我们相当满意。有一些联想,诗中的跳跃逻辑,在调查活动中存在。“我知道,一切意外都源于各就各位”
 
    作者:杨海
 
 

风险控制--吃斋念佛

 

 
  吃斋念佛——吃斋是依照做佛的理念进行的行为,念佛是告戒、提醒规矩。寺院里,和尚们在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里,每天做同样的事情。这就形成了一个记载性很强的环境,别说妄语、就是谁少念了几遍经,也都逃不掉主持的管理。这个记载形式是口碑,是制度,是大家的眼睛,也就是佛力无边。
 
  如果把企业当作个寺院,就需要每天查阅工作手册内容,工作内容需要有文字记载,语音记载,内外关系记载,大小管理者需要对各类信息进行管理,然后去应用它们,最有效的商业风险控制方法是——信息的及时应用。
 

  几天前采访尊宝音响中国总代理肖诗坚女士。在客厅发现这个摆件,感觉有意思,随手拍照下来。

    作者:杨海

 

风险控制--我们错看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我们错看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这句话是我和一位朋友在一次聊天当中偶然提起的,当时正听着音乐,他随口说这个音乐中所唱到的歌词是印度诗人泰戈尔在飞鸟集中的一句诗:

  “我们错看了世界,却说她欺骗了我们!”
 


  诗的意思是说,由于我们自身的肤浅认识,对世界形成了错误的观念,却并不自知,反而自以为了解世界,进而形成了自己做事的指导思想,然后依照这种思想去行动,结果可能是盲目的轻信、错误的决定,当我们回过头来审视自己的错误,大多数人不是反躬自省,而是怨天尤人,责怪自己所面对的这个世界和世上所有的人和事,认为他们欺骗了自己。然而,事实上,我们所受到的伤害大多数是由于我们自己没有真正理解和认识世界的本真而导致的。是我们自己蒙蔽了自己,又怎么能责怪世界呢?
 
  由此引申开来,我联想到,在生活中,当我们决定做一件事时,需要做好充分和充足的准备,就是说我们应该有所准备的去面对、去认识我们所处的环境,以及与我们接触的人和事,我们必须去了解他们,去看清楚他们,然后再以此为基础去做事情。虽然有人会认为,这句话实际上把责任全部留给自己,而不能去责怪人家骗了我们,好像受骗上当或是失误、失败都只能说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认识他们、没有认清他们、没有充分的了解他们,好像对自己太严厉了。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这句话太符合我们这种行业特征了。我们所看到的人和事很多都是这样,在遭到损失后,很多人最终发现,原来是我们错看了世界,我们没有认识世界,或者说我们不了解世界。因此,如果能够把这个理念贯彻到提升人们的事前风险防范意识这方面,这句话是很有价值的。
 

  我想,泰戈尔应该会是个客观和宽容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应该是一位虔诚的教徒,因为在对人对事和看待问题的方法上,我觉得他有一颗很宽容的心,但是——

  这种宽容并不是犯错误的理由,我们更需要提升我们看待世界认识世界的这种能力。

    作者:杨海

 

风险控制--与当初一样默契

 

 
  在公安局工作的时候,一天深夜,我带领几个民警前往一处民宅抓捕犯罪嫌疑人。在我猛地打开房门的刹那,我身边一位民警一个箭步冲出,飞起一脚把拿凶器的犯罪嫌疑人踢翻在地。这个民警,就是图片中左侧的者先生。
 
  那时候,者先生是一个充满热情和活力的工作伙伴;现在,他作为伟之杰安保公司创始人和经营者,和当年一样出色。今天的我们,在商业合作方面,与当初一样默契。
 
  伟之杰安保公司的客户: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皇马足球俱乐部、李敖先生。者先生在警卫局工作期间曾为江泽民,李鹏等多位国家领导担任过警卫工作,他还是位散打高手。
 
    作者:杨海
 
 

风险控制--贺慕群的版画

 

 
  和友人去密云钓鱼,碰到了早已闻知的贺慕群老人。没想到八十多岁的她,竟然还充满活力。
 
  和老画家交谈时,问起了她早年在台湾的生活。她仿佛一瞬间陷入回忆之中。年轻时候的贺慕群是一个思想进步的青年,在台湾,曾经常被当局监视。这让她感到压抑。随后离开台湾,到了巴西。那时候,她刚刚二十多岁。此后,她还曾经在西班牙等地居住,1965年定居巴黎。
 
  在聊到她的作品时,我又“胡乱”发表了一些议论。我告诉她,我看到了一些她的作品,人物戴着大草帽,看不到脸,手中握着一个像木棒子一样的东西。我说,它表现的是不是一种坚定的信念和一种理想?老太太听了很兴奋,指着我连说,“对,对,对!”
 
  多年前,一个客户来到我们的办公室讨论集团委托业务,他提出要求——委托费用的20%要作为支付给他个人的佣金。如果满足他的要求,我们的服务——风险控制,我想——就等于黑色幽默了。
 
  坚持了信念,等于坚持了理想。当然,它应该是正面的,理论上,也是有生命力的。我们的行业信念需要像这个版画所体现的思想一样。
 
  贺慕群老人,她的思想既有坚定的一面,又有理想的一面。因为她不愿意看到过于现实的环境。
 
    作者:杨海
 
   
     
分页: 第12页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Powered By SBCS

Copyright 2009 Beijing Steele Business Investigation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